二、 德樂政治管理論——國家股民取代國家公民的必要性,廢除一人一票選舉製

(一)政治管理向德傾斜——德和政治、名利結合

  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政策左右搖擺,有時為了提高生產力,向“富”傾斜,減所得稅、營業稅;有時為了穩定又向“貧”傾斜,增加福利,減少消費稅。社會也往往形成貧富兩極之爭,動蕩不止,增加社會成本、阻礙發展、難以和諧。

  扶貧先扶德,貧是有原因的,如果因能力差和天災人禍造成的貧困,應該扶助。如果是因吃喝嫖賭毒,打架鬥毆懶造成的,扶貧豈不是鼓勵了這些醜惡現象?對這些人在真正沒飯吃、沒衣穿的時候,給其吃飯穿衣即可,否則他們拿了錢,又去胡作非為,這貧永遠扶不起,而且不利於人們修德和社會的和諧。對這些人要扶貧先扶德,使其脫貧並形成良好的生活習慣和道德操守,這樣的扶貧才能扶得徹底,扶得持久。

  歐洲的金融危機,必然要形成經濟危機、政治危機、社會危機,原因之一是社會福利過高,未和德行掛鉤,入不敷出造成的。

  其實,要想建立和諧社會,政策應該向“德”傾斜讓德有所“得”,包括“名”和“利”。以前的德也有“得”,但僅限於“高”德且重“名” 輕 “利”,這將難以普及德。其實,德治國家應成為德股份公司,每個人的德等級就是他的股份係數、是投票係數、也是被投票係數,更是他的分配係數。

  民主不暢,腐敗猖狂;德級不揚,精英難上。一個人人爭取做君子的世界才能實行真正的德治、真正的和諧世界,才能建成人人當家作主的共產主義社會,才能成為大同社會。

  德有所得的另一做法就是要德高者得到更多的名譽,要將德級像學曆職稱一樣跟隨人的終生,並經常對德高者表揚,並將表揚落實到每個最小的基層,讓每個基層成員都能夠經常得到榮譽的激勵。

(二)用管理經濟的辦法管理道德和政治——國標公民與國家股民

  按勞分配是解決人類懶的法寶之一。在全世界沒有實行按勞分配時,好多地方搶掠橫行,例如英國早期的海盜行為成為發家致富的手段之一,中國北方有些遊牧民族也到中原搶掠。這在當時都沒有受到國際譴責,這些行為破壞了社會秩序、破壞了社會生產力。隻是到了現代社會,按勞分配成為國際間共同的經濟管理辦法,社會經濟才進入秩序狀態,現在的索馬裏海盜才成為眾矢之的,所以說按勞分配在穩定社會秩序、促進經濟發展、社會發展方麵起到了極大的作用,無論怎樣高地評價它,都不為過。當然,按勞分配本身也有不完善的地方,例如計時工資也有不完全合理的部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