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一條河,不論如何都要到大海,但不受阻力撞擊,就激不出美麗的生命浪花。 ——紀金鋒
 
   “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兵法》修列;呂不韋遷蜀,世傳《呂覽》;韓非囚秦,《說難》、《孤憤》;《詩》三百篇,大底聖賢發憤之所為作也。”當我在上海世博會特邀畫家紀金鋒先生書畫作品集上,看到這段話時,不禁心生感慨,這段話曾被我抄錄於筆記本上用以自勵,但這段話出於一個事業上卓有所成,而又卓越不群的二等甲級重殘人的畫作中,還是讓我感到心起波瀾。
   命乖運舛到紀金鋒這個份上,怕是不多,而又像他這樣集書畫企業家於一身的殘疾人就更少見了。
 
   

童年苦難 雙親不戀
 
   

  紀金鋒1947年出生於江西南昌(祖籍海南),爺爺名曰子良,紀雄乃家父,武漢黃埔軍校畢業,於右任草書社成員。抗戰其間為國民黨江西南昌管六軍官後勤外處長,負責轉移前線受傷人員及家屬搶救同僚共伍者無數。紀金鋒一歲喪父,隨叔、母回海南萬寧,後母改嫁,成孤兒。其爺爺省吃儉用,置辦些薄田,土改趕上劃分地主,不諳世事的紀金鋒沒享受到一點照顧,倒因為有“地主爺爺”和“反動軍官”爸爸,受了很多連累,一直生活在生命的邊緣。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七歲的小孩承受這些都太過沉重。靠減免學費和助學金,紀金鋒堅持讀完初中,因勤奮好學,紀金鋒對書法、繪畫、寫作方麵,也表現出與眾不同的特點。
 苦難的童年,使紀金鋒沒有像其它小朋友們一樣得到那麽多的關愛,卻因藝術的魅惑使他煥發著異彩。

  年少挫磨 緣結一澤

   由於家境貧困,十六歲的紀金鋒便不得不離開校園而回到農村投身勞動,在家鄉石龜水庫,好學的紀金鋒便因為愛好寫作而深得全工地最美姑娘的暗戀,這是一段淒婉纏綿勞燕分飛的愛情故事,他把利用業餘時間創作的小說注入了他對愛情的執著和喜怒眷戀,也因此成就了成了他筆下主人公“一澤”的一段佳話,可惜流水落花,姑娘另嫁他人,一澤暗然神傷。一澤和維特隔空邀月,悄然垂淚。
   紀金鋒亦因一澤而受牽連被批鬥被遣送回家。家對於紀金鋒來說是頭無片瓦,腳無立錐的地方。因為房子被人強占了,宅基地也被人分了,“一澤”舉目傷懷,求生本能,孑然一身衣衫襤縷的來到山區的農場植墾謀生。夢裏的爸爸媽媽在激勵他堅強活著,堅強活下去。


 自學木工 成名“太師”


   年少世事多偏差,窮人孩子早當家。藝苑地貧勤耕種,便教鐵樹也開花。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