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畫史上有“馬一角”、“夏半邊”的說法,兩位南宋畫家,一是馬遠,一是夏圭,他們的作品多取寥寥一角,樹取一枝,石取一角,溪出一灣,用筆簡率,又在簡率中透露出清曠之旨,從一角而至廣袤,由有限而至無限,體現出以小見大的禪家智慧。——純道題記



    依空法師,法名覺圓,1999年臘月初八剃度,2001年崇福寺受具足戒,2002年至2005年在福建佛學院學習,畢業後於2006年至2010年在廈門、陝西、浙江、廣東、南京、山西、峨眉山等地參學。


  依空法師於2011年到廣州外語外貿大學繼教學院學習,2012年至2013年在海南、印尼、馬來西亞等地參學。2014年主編《眾生》雜誌至今。


     祖翔居士寫有『覺圓大境界  依空大自在——讀 "依空法師禪意書畫"有感』一文,對依空法師及其書畫作了評述:
  認識依空師父,還真的是緣份。


    幾年前,我在贛南的一個小鎮工作,一天要去拜訪附近蓮坪山上的老和尚,正當我開車來到寺院的山下,看到一個外地來的出家師在問上寺廟的路。

 
    那時我還沒有皈依三寶,但對出家人一直有恭敬之心,於是請其上車,一同上山。這個出家師父便是依空法師,他第一次來贛南,前來看望一個在此掛單的佛學院同學。


    上山後,依空法師送我一本《覺圓禪意書畫》,原來依空法師法名覺圓,此畫冊正是法師自己的作品。      
    我雖曾學習過美術專業,但對禪意國畫幾乎沒有接觸過,當看到依空法師這本畫冊真是如獲至寶、歡喜讚歎,對這個年青的出家師父也更加欽佩不已。
   幾年來,法師送我的畫冊一直伴隨著我,當我正式皈依三寶,成了一名在家居士後,對依空法師的禪意畫有了更深的認識。


    依空法師擅書寫各種字體,妙的是他能把書和畫恰到好處地融合在一起。我看過好多書法家書寫的《金剛經》等經文作品,大多是整個篇幅都是嚴格按照章法進行,很嚴謹,但少了些靈性。


    而你看法師畫冊裏書寫的《金剛經》作品,其將經文抄寫在畫出的一卷書頁裏,更妙的是在看上去亦舒亦動的頁麵上,還畫了一枝紅蓮,一柱清香。畫麵清雅脫俗,靈動十足,既讓人感覺到法喜充滿、又讓人感歎佛法的大吉祥、大智慧。
    法師的書畫作品體裁不拘一格、豐富多彩,或書或畫,或山水、或人物、或花鳥。其靈動的筆墨,組成一股內在的力量,除了表現雲山如黛的韻味外,更有自身的美,一種氣韻的美,精神的美。


    依空法師的作品,有的盡管是僅見一頂鬥笠一隻缽,確是一佛一道見匠心,讓人輕輕鬆鬆、氣貫精舒,自然的景物已不是繪畫描寫的主要對象,點、線、墨色、形狀所組成的節奏、黑白、律動,都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