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中作品1
    認識範中緣於去年五月海南省文聯舉辦海峽兩岸書畫名家作品邀請展期間,我受邀前往采訪,在現場拿到了範中的《感悟草書——讀書譜》。翻閱時,才發現全書是用毛筆書寫的,我頓時被作者的書法和才情吸引住了。
    範中工草書,章草、小草、大草兼善,偶也畫畫。範中小草以其所著《感悟草書——讀書譜》為代表,確有孫過庭《書譜》之神貌。大草是範中的長項,點劃不乏懷素之醉、張旭之顛,古意直追唐人,更雜揉現代大家於右任之結體,林散之之用筆,功底深厚,個性強烈,觀之令人耳目一新。
    我作為《書法報》駐海南站站長,經常有機會和書畫家們相聚。範中是海南省書協理事,海口市書協副主席,我倆意趣相投,時常一起喝酒、侃大山。我眼中的範中,對生活有獨到的理解和追求,正如他愛書法,愛家人、愛朋友,大到宇宙萬物,小到一草一木。“人活的就一個情字”,他常說。“清茶一壺細品味,濁酒千杯抱月歸。莫道草 書知音少,世人皆醒我獨醉”。
    範中最終選擇了大草,並且選擇了操作難度最大的長鋒羊毫和焦墨做為常用工具,這是多少草書大家都望而卻步、難以企及的領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要麽死在半途,要麽捷足絕頂。而他更明白,隻有長鋒羊毫和焦墨並用,才能展現層次分明的筆墨情趣,才能寫出質感突出的精美線條。
    在與古人對話,與筆墨浸淫中,範中深諳大師之路,理論先行。他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不僅遍臨諸帖以強筋,更是博覽群書以壯骨。他用功最多的是孫過庭《書譜》,反複臨習、研讀,從中領悟、歸納,並用其理論指導實踐。他說孫過庭的“五乖五合”固然有理,但其“得時不如得器,得器不如得誌”就應該反過來說。比如在創作過程中有時會有靈光一現的情況,這時最容易出現神來之筆,這叫“得誌不如得時”;但如果所使用的工具材料出了問題,時機再好也是枉然,所以最終還是“得時不如得器”。他讚同孫過庭的“草貴流而暢”,但他覺得“更貴枯而澀”,因為“流暢得妍美”,隻有“枯澀得蒼茫”……他的《感悟草書•——讀書譜》既是對前人書學理論的總結,又是對先賢書論體係的完善和補充。
   “羲之寫鵝我畫鴉,自信來日又一家。五十多年不如意,筆下何時能生花”。範中的創作態度嚴肅認真,不跟風、不盲從、完全任其心性、手性、筆性,盡興而為。有時三五杯下肚,進入亢奮狀態時,他時而左筆時而右筆,自然交替、心手兩忘。這時他運筆猶如神助,奇筆連連、氣韻貫通,總能達到陰陽和諧之美,天人合一之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