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天亮先生作品——《八馬圖》
    趙天亮先生的丹青情結,要追索到50年代,他講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那時的他便對小人書上的色彩、線條癡迷。
他的父親發現後,說了句“等長大了給你賣畫譜。”這句話給了趙天亮很大鼓舞,以致趙天亮所經曆的艱辛都和當初熱愛交織,匯聚成他長期磨練藝術功底的紮實。
    在他還小的時候,在農村物質極度匱乏的環境下,他便把他所能見到的諸如《白毛女》、《紅岩》、《愚公移山》、《紀念白球恩》、《為人民服務》、《山鄉巨遍》……這些小人書被他臨摹的爛熟於心,以至於講來便如數家珍。
    趙天亮本性善良簡單,與世無爭,喜歡畫畫,“幾十年都在做這件事,做了幾十年也沒做好。”這是趙天亮先生對藝術的的態度。現在年已花甲他依然這樣,不急不燥,天天筆耕,這也是他的作品被諸名家大家歎服的原因。
    對於趙天亮的藝術成長之路,還有一個對他影響至深的人就是他的母親,因為無論何時何地,母親都給支持他,酷暑寒冬,都關心他,讚賞他。母親給了他無窮無盡的精神動力,這是他數十載非常重要的精神動力。
    趙天亮做了38年美術教師,而他也堅持用手筆備課,懸肘懸腕書寫小楷做筆記。這使趙天亮悟到這樣可以行筆快,行筆留得住。陳天然在看到他的備課件後,非常讚歎,並給他建議:“多寫生,寫生比臨摹好。”
    一分辛苦一分才。多年的堅持,多年的耕耘,趙天亮逐漸形成了自己國畫作品的風格。他的畫作開始被世人關注。從16歲起,他的作品《隊裏又增新力量》入縣美展,從他1986年參加浙江美院(今中國美術學院)專業函授,到他45歲依然北上進修中央美院,得以有幸福在中央美院徐悲鴻畫室麵對麵臨摹悲鴻、齊白石真跡,時受徐悲鴻紀念館館長廖靜文先生對他的畫作給予肯定,到最後他受邀參加中國共產黨誕辰70周年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百人名家筆會”"他創作的《梅石雙清圖》引起參會者方家讚賞……
    趙天亮生在景山伊洛水間,中原大地無私的滋養,更有武力征的慧眼識珠,陳天然的悉心囑提,加上他多年仔仔以求,耐得寂寞的研悟,孤燈長卷,寒墨癡心,使他的技藝達到了較高的水準,也得到大家不吝詞讚。
    對於一個書畫家,尤其是出類拔翠的書畫家,他的作品就必要有自己的特色,既符合大眾的審美雅趣,又能給專業人士以借鑒。雅俗共賞,才難,唯其難才顯示一個書畫家的學識修養。一葉知秋,趙天亮先生的畫作馬顯現是是內在的張揚,他筆下的馬,無論徜徉於林間月下,還是奔馳於草原之上,除了有悲鴻先生的神韻外,更為難得是,他能夠貼上自己的標簽,“筆底湧新意,胸中蘊古風”。
    筆墨的修養在於積累,筆墨的表現貴在用筆。趙天亮先生作品“出新意於法度之中,寄妙理於豪放之外。”終為大家認同。陶淵明詩雲,“天地長不沒,山川無改時,草木得常理,霜露榮悴之。”。
天不負教以點滴桃李滿天下,亮彰顯德藝雙馨畫韻冠九州。透過趙天亮先生的筆墨,總是讓人自然而然發現他藝術的造化,不從眾,不自誇、不事浮華,保持著求學的獨立人格,甘於清貧,堅守著、樂守著藝格的淡泊,這非常難。因此,這也自然而然成為畫壇上一道獨特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