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一沙,大名曰黃自誠,一生與世無爭,淡泊名利,唯獨癡迷筆墨,多年筆耕不輟,世人讚其墨寶“形如舞鶴遊天,矯若驚龍。”這得益於黃老先生一生對藝術博采眾長,精益求精,這使他的書法技藝師古而能出新,因此,黃老先生的草書揮毫掣電,隨手萬變,結構獨異,讓人歎為觀之。而他的行書也是厚積薄發。
    黃老先生雖年已耄耋之年,但他的精氣神絲毫不遜於年青人,思維敏捷,非常健談。他和筆者交談時,還聊起蘇軾的蘇軾的《江城子•密州出獵》 “老夫聊發少年狂……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
他告訴筆者,他習書法也是在寫他自己。在他看來,草書最貼近自己的內心。而黃自誠老先生行書也卓有建樹,他的行書有藏有露,側筆取勢。遒媚勁健,自然精妙。有 “清風出袖,明月入懷”的韻味。
先生一生坎坷,但對書法藝術的愛好執著卻是以一貫之,像一頭勤奮耕耘的老黃牛,一日不曾懈怠,故他的書法藝術造詣非常人所能及。
 

   
                                             黃一沙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