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 霞 尚 滿 天
                           --—記海南省“四家”翟俊偉先生

    編者按:在海南這塊紅色熱土上,有這麽個集“四家”於一身的古稀老人,十年前身患晚期結腸癌,不畏病魔,戰 勝死神;前不久胯骨粉碎性骨折,他忍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在輪椅上熬過不眠不休的三晝夜,居然堅持把相聲《說唱祖國》定稿,並一舉獲得“2014年中華頌第五屆小戲小品曲藝大賽銀獎。” 他沒有驚天動地的大事,但他熱愛生活,不向命運屈服,在平凡的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跡。他退而不休,堅持發揮餘熱,教學傳知,熱心公益,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翟俊偉參加海南省慶祝建黨90周年

    結識翟俊偉先生已久,他不像有些退休老人,喜歡打打麻將、買買彩票、喝點小酒,或寄情山水,遊戲人生。而所有這些,都和他無緣,或許這些和翟俊偉先生的坎坷經曆有關。他是閑不住的人。他在苦水中泡大,所以特別懂得惜福、替人著想。與人相處,總是想著別人的好。他說:“人呀,抱怨要短,報恩要長。”
    翟俊偉先生的人生雖沒有驚濤駭浪,但也曲折多彩,用他的話說:“我多次打江山,但從來未坐江山。翟先生身上有其鮮明的特質。一、自然、樸實。數十年來,在每個崗位上,他都盡職盡責,盡心盡力。二、真誠、勤奮。不貪戀安逸,樂於奉獻。三,敢於嚐試,善於總結經驗教訓。四、堅強、樂觀,敢於向命運說“不”,敢於同病魔鬥爭,生命不息,戰鬥不止,堅忍不拔,有著其獨有的別樣的豪邁。

翟俊偉與雷歡表演相聲《說唱祖國》


    翟俊偉先生不止是一本書,而是一個常看常新的傳奇。那是生命的張力同不羈的命運抗爭所留下的傷痕,但這傷痕,看到的是人同自然,同病魔,同命運鬥爭所留下的印證獎牌。它向人訴說著一個人,如何坦蕩,如何樂觀,如何無聲無息地翻閱歲月,笑對人生……。
    翟俊偉先生1962年12月,時年18歲應征入伍。在部隊,他便才華展露,軍士比武,文藝技能樣樣都拿得起、放得下。由於父親的曆史問題,一直沒能提幹,直至1969年複員,命運對他可謂不公,但他卻感謝當兵的經曆,因為當兵八年,練就了他雷厲風行,不畏艱險的作風和堅韌不屈的意誌品質。
    1969年他從武漢空軍複員到開封化肥廠硫酸車間當爐工,一幹又是八年,春華秋實,這期中甘苦自知,但他知足。翟俊偉是一個勇於改變現狀,勇於開拓進取的人。1976年12月,他支援新建平頂山化肥廠建設。沒過多久,由於工作需要,他又響應黨號召,轉戰濮陽,安營紮寨。
    1992年底,時年48歲的翟俊偉自願放棄原單位比較舒適的工作和生活環境,毅然下海。

[1] [2]  下一頁